最新公告:
快捷导航
联系我们
金华亲子鉴定中心
地址:金华市万达广场10号楼821室
手 机:18005893002
电话:0579-82460202
邮编:321000
邮箱:jhsgjd@163.com


全国各地网点联系
经典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经典案例
本公司接受金华市公安局委托为“五里亭”祖孙三人做司法亲子鉴定
发布时间:2012.09.05 新闻来源: 浏览次数:【字体:

楼小英带着菊菊在市区青年路拾荒。摄于1989年4月

在公安民警见证下,医生给楼小英祖孙三代做亲子鉴定。

  金华日报、中国网新闻中心浙江在线08月03日讯楼小英89岁,张彩英49岁,左邻右舍都知道,楼小英是张彩英的亲生母亲。可光知道不行,还得有确凿的证据。前天,受市公安局委托,金华曙光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五里亭”母女做司法亲子鉴定。

  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金华曙光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受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授权委托的专业司法亲子鉴定机构。当天中午12时,在约好的时间里,张彩英和其23岁、同样没有户口的小儿子殷江北齐聚市中医院楼小英病房。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警官朱浩做事严谨、认真,看到金华曙光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夏医生走进病房,虽事先了解,但还是开始仔细查看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司法鉴定许可证、授权书等相关证件。

  “楼大娘很不简单,我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她的故事,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夏医生说,当天将为楼小英、张彩英、殷江北三人做DNA亲子鉴定。有感于“五里亭”的爱心故事,原本要6000多元的费用,夏医生只收取了4000元,减免了一个人的费用。

  在夏医生做准备工作时,张彩英连连向公安部门和本报记者表示感谢。前两天,她告诉楼小英落户口还要做亲子鉴定的事,她开玩笑地问:“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楼小英笑出声来,笑得脖子血液透析的伤口都疼,却仍然开心地说:“是的,是的。”

  想到自己很快就有户口了,张彩英感觉像做梦一样,她说:“以前我还和丈夫开玩笑,我没户口,没身份证,哪天死了,连火葬场都不要我。没户口真可怜。”

  张彩英告诉记者,她现在还常常梦见五里亭,“四面透风的墙,斑驳的竹门,垒得像小山似的草鞋、布条”,五里亭的经历一辈子忘不了。

  在填写相关表格时,张彩英甚至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还是朱浩想办法查出了准确的出生日期。陪同在旁的美仙、晶晶羡慕地说:“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生的,也很想知道啊。”

  可是,她们的确切出生年月,除了她们的亲生父母,又有谁能知道呢?

  扎了三次才勉强挤出三份血样

  张彩英、殷江北的采血都很顺利,楼小英却颇费了一些周折。她实在太瘦太虚弱了,夏医生一连采了两次,都很难挤出血来。

  看夏医生挤得费劲,有人提议抽血,夏医生摇头拒绝了:“大娘本来就没多少血,不能抽。”

  夏医生想办法换了一根大的采血针,扎了三次才勉强挤出了三份血样。

  这阵子,楼小英的身体一直很虚弱。采完血,需由本人拿着血样和医生一起拍张照片。刚开始,楼小英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夏医生看了说不行,得重拍。张彩英附在楼小英的耳边说:“妈妈,我做户口用的,请把眼睛睁开。”

  楼小英深受鼓舞,再次拍照时,用尽力气,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出生在金华五里亭

  “五里亭”爱心老人到底收养了多少弃婴,谁也说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字。记者通过长期跟踪采访,目前可以基本认定的有30多人。除长年生活在“五里亭”身边的美仙、晶晶、菊菊外,其他分散在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大多数从“五里亭”身边抱走后,鲜有联络。

  楼小英病重的消息,自本报率先报道后,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在内的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一位在英国读书、英文名叫费莉希蒂的姑娘在网上,以“我出生在金华五里亭”为题,披露了一段尘封的往事。

  费莉希蒂的原名叫鲍小佳,现在英国读博士。看到媒体刊发的五里亭老汉张洪斌的照片,费莉希蒂深情回忆道:“爷爷(张洪斌)的照片,突然勾起了许多回忆,忍不住大哭。小时候,每次和爸妈去拜年,我都不愿意吃他们家的东西,因为黑糊糊的嫌脏。10岁那年,爷爷悄悄唤我进屋,送我一套红色运动服,我非常喜欢,一直穿到破了为止。不是每个人都有救命恩人,我一直把他们放在心里。”

  这位一直把“五里亭”爱心老人放在心里的远在英国的姑娘,是婺城区雅畈人。当年,即将临盆的鲍小佳妈妈走投无路时,“五里亭”爱心老人收留了他们,鲍小佳就在五里亭呱呱坠地。

  鲍小佳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了这段难忘往事:他们(鲍小佳爸爸妈妈)就这样在黑夜里跑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看到了一点灯光。那是一座破房子,里面住着一对拾荒的夫妇,我爸走进去扑通给人跪下,说:“我老婆快生了,求求你们救救我老婆和孩子。”好心的夫妇赶紧出门搀扶我妈……就这样,我在距离医院几里路的破屋里呱呱坠地。我出生的地方叫五里亭,后来拆迁建成了现在的金华市西客站(金华铁路西站)。那对拾荒的夫妇,因为在妇产科医院附近捡了好几个遭丢弃的女婴,靠捡垃圾卖钱把她们一个个养大……其实,我也是被他们救下来的其中一条生命。”

  从鲍小佳记事起,村里的人就一直叫她“逃跑囡”。昨天,张彩英对“逃跑囡”也是印象深刻。她当时十八九岁,记得“逃跑囡”就是在五里亭中间的房间用布条围住生下来的,还是楼小英接生的呢。

  “妈妈说我不懂,没让我帮忙,她自己一个人搞的,接生时,剪刀什么的,在火上烤了烤,就算消毒了。”张彩英说,孩子生下来挺好的,“六七斤重”,皮肤白白的,头发黑黑的,长得很可爱。“孩子生下来穿的衣服,还是我爸妈捡来的呢。”

  张彩英回忆,孩子在五里亭住了四五天,就被接回家了。此后很多年,孩子的爸爸妈妈每年都带着她来五里亭拜年,管张洪斌、楼小英夫妇叫爷爷奶奶,管张彩英、美仙、晶晶、菊菊叫姐姐,管张福田叫哥哥。

  听说孩子现在在英国,张彩英高兴地说:“好,有出息了。”

  新华社播发“五里亭”爱心故事

  一个多月过去了,“五里亭”的爱心精神仍在持续扩散、升华。

  7月27日,新华社以“88岁拾荒老人病危弃婴感恩服侍”为题,报道“五里亭”爱心老人故事;7月31日,《天津日报》记者找到本报记者,希望帮忙联系张彩英,他们将作“五里亭”长篇通讯报道;8月1日,经本报记者牵线,《天津日报》完成对“五里亭”的电话采访。

  “这个老太太不简单,像她这样,全国也许就她一个。”与楼小英住在同病房的阿姨说。

  记者从婺城区民政局获悉,楼小英牵挂的张麒麟户口问题,在法律规定的两个月公示期满后,即将办理。目前,张福田的单身、计生、收入等证明都已办妥,相关材料仍在补办之中。楼小英与张彩英的司法亲子鉴定报告,需大约10个工作日。到时,凭该报告,张彩英即可申报落户,了却楼小英老人的心愿。


上一条 << 她的梦想是长大跑马拉松        下一条 << 已到最后一条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2-2015   金华亲子鉴定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11000759号   技术支持:浙江商贸网
地址:金华市万达广场10号楼821室  邮箱:jhsgjd@163.com  电话:0579-82460202